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龙媚虎俏】(04)【作者:yjh67757276】
【龙媚虎俏】(04)【作者:yjh67757276】
字数:904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(四)

  那天是十二月的严冬,天地凝霜,苍茫世界,双目中的一切事物都被披上了鹅袄,白茫茫,雪苍苍。

  雪花飘落在神剑山庄,那双晶莹如黑珍珠一般的眸子,映入这白雪皑皑的冰天世界,雪很美,但它更愿意滴落在那凝脂一般温润的肌肤上,静静地融化,与之融为一体。

  华贵的绒毛貂袍丝毫也盖不住那份倾国倾城的美貌,唐千花,武林中的一个美丽神话,就连皇帝也有过那份对她的好逑之心,而她的美却停留在了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上,萧凡剑。人人都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,谁知萧凡剑遇上唐千花,不在平凡,闯剑阵,拜剑圣,拿神剑,得剑庄,训剑侍,结各派,成盟主,终成人中龙,挥正义,败魔教,与万里一起击败魔功盖世无月教主,成了另一段武林神话。

  那时幕龙6岁,他总会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母亲,回想着自己父亲的英雄事迹,幻想着,迷恋着「母亲好美,龙儿长大能成为父亲那样的英雄吗?」那一身窈窕可人的背影,那一头星空银河般的头发。

  「娘……」幕龙叫了一声「龙儿在这里」幕龙笑容微现,踏着雪痕,向自己的母亲奔去。

  她听到了他的叫喊,缓缓侧过脸庞,那白皙如雪的脸颊一点一点地在幕龙的双眼中浮现……

  睁开眼睛,从梦中醒来,看见得并不是自己母亲,但也是一张优雅美丽的脸,幕龙察觉到自己失态,马上从靠椅上站了起来,双手拜道「艳娘老师,我……不小心睡着了,抱歉」

  「呵呵……」艳娘玉手遮嘴,传出一阵轻笑「公子,你真是越来越漂亮,奴家才是一不小心看入迷了」

  「……」幕龙脸上浮现绯红,显得羞涩,的确练功一段时间后,自己皮肤越发光滑,体毛尽脱,虽说自己以前有些比弟弟白净些,但跟艳娘比起来还是相形见绌,没想练九阴真经一月有余,肌肤已宛若女子般美丽。

  「嘻嘻~ 光看公子脸蛋已有几分姿色,若能穿上女装,定有一番艳景」艳娘靠近幕龙,行到身后,看着比自己矮上几分的少年身形,摸上幕龙的双肩「只不过这男人肩膀却是长得宽了些,而且……」艳娘摸下幕龙的身子,抚过腰处,行至大腿「这里太平,毫无曲线,大腿跟腰都连在了一起」艳娘摇头说道幕龙紧张万分,立马闪了个身,面向艳娘「老师不要拿学生开玩笑了」还是彬彬有礼。
  「哼~ ,奴家给公子说个信息吧」艳娘嘴角微微一扬,别有深意「魔教被赶出中原,在这之前,传言教主无月每月都要几位有功力而且长相美丽的女子,称为肉女。」

  幕龙提起兴致,自己看到母亲好似要被抓走的样子,看来传言可能是真的「为什么?奸淫之用吗?」

  「那奴家不知,但我知道只要被抓走的女子,出来后就会变得淫荡无比,是人皆夫的那种。既有功力,又有美貌,自然几大掌门的妻女都被抓去过,想想是男人这样的气都受不了,激起了武林公愤,你母亲唐千花看来也是被看上了,所以才造成萧凡剑灭魔门的举动,就此结下了梁子」艳娘说得动听详细。

  幕龙诧异,立马靠向艳娘,有些激动「你是从哪里听来的」看艳娘没任何功夫底子,应该不是武林中人,难道是去过魔教那边的?

  「奴家可是听到很多枕边话哦,本无兴趣,却要偏偏讲给奴家听,正教,魔门,七杂八派的」艳娘找了个位子,温雅地坐了下来,红唇微笑,神情泰若「幸好奴家没有武功,教主也看不上」

  说得有理,幕龙一下子消除些对艳娘的怀疑「那老师,你可曾听到进入魔教的途径」魔教已被驱除中原,兽穷则囓,他们袭击自己家,已是竭尽力量报复,过后全部逃亡到了西域,魔教本不好惹,现在又退回老巢,当了地头蛇,虽然武林正派对神剑山庄感到愤怒,但大多是有心无力,只能等魔教再次进犯,才能进行联合,但是那可不知等到何年何月,甚至可能这辈子魔教都不会再来进犯中原。父母之仇,不共戴天,幕龙只能另寻他法。

  艳娘抿嘴对幕龙别有深意的笑了一下「不是已经说过了吗?现在只有肉女才能接近教主无月」……

  「娘,龙儿很喜欢你,求你不要走,为什么,你和爸爸去哪?我要跟着你们」
  「娘,龙儿不会惹你生气了,弟弟也不会,别走,别走」

  幼小的男孩摔倒在雪地里,前面的两位至亲之人的背影缓缓消失在雪影中。
  「哪里来的小姑娘」忽然,不知拿来的黑色大手把年幼的幕龙提了起来。
  幕龙惊恐害怕,小眼睛瞟着四周,只见一群黑影恶人把围着严严实实。
  「哈哈哈,原来是个小屁孩,没事……脸长这么秀气,涂上点胭脂,绝对漂亮」

  「哈哈哈,那唐千花,自杀确实可惜,这小娃儿继承她脸的几分姿色,先把他给教主尝尝」

  「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」

  千口笑声徘徊于耳,是嘲笑,是哄笑,是恶笑,幕龙捂起了耳朵,但那股笑声还是止不住,倾斜在自己脑海里。

  「啊!」从噩梦惊醒过来,幕龙扬起半身,虚汗连连,寝衣已被汗水打湿,白布透出汗渍。

  幕龙双目还是惊恐,待片刻后,才知是梦,呼吸平稳下来,然后他四处望了望,外面已是晨亮,阳光透过纸窗照射出屋内的一片祥和。

  没事,幕龙想后,双脚迈出被窝,穿上双木屐走去梳妆台前,整理一下自己的狼狈,坐下圆木凳,双眼看着镜中自己。

  头发凌乱,但五官标志,眉星剑目,英气非凡,但是幕龙从俊里面却看到了美,皮肤变白是一会事,而且脸型越发瘦美,好似被修整过一样。

  「只有肉女才能接近教主无月」艳娘的话又响起在幕龙耳边,他望了望妆台,一盒上号的胭脂就摆在那。

  这是唐万里送给艳娘的礼物,昨天精神全在魔教情报上面了,一时忘了代唐万里送给艳娘,这时昨天艳娘的一席话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要等多久?如果练好武功,魔教还是不来,那怎么办!难道把无月教主老死?
  幕龙焦虑了,他打了一下镜子,然后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盒胭脂,手经不住诱惑,伸了过去,打开了盒盖,里面艳红的料膏通过晨光色彩更为鲜明,幕龙伸出两指缓缓靠近,在触碰到的一刹那,好似内心涌现了什么。

  然后两指摸了摸,生疏地涂在了自己脸上,脸颊的两边凭感觉匀了匀,再在嘴上用根手指摸了摸红云,毕竟头一次,把握不到火候,装束浓艳,但是因为面容姣好,又是自己所画,总觉得漂亮,看了几次,还摆了几个妩媚的表情。
  大风吹来,自己房门大开,唐万里那伟岸的身躯赫然随风大现,目露凶光,脸上示意着强烈的杀气,那背着双手,俯瞰众生的姿态,让人望而生畏。

  而他刚刚看到慕虎用自己女儿的东西进行自淫,现在到幕龙房间,见一位浓妆艳抹,阴阳恶心的少年搔首弄姿,心里是何种姿态。

  「舅……舅……父」幕龙慌了神,哑口无言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  「妖孽!老夫毙了你」随即,右手掌风开始彙集,身法迅雷,晃眼一下,唐万里身姿已然鹤立在萧幕龙面前。

  幕龙见状已然不可回避,如若在不出手,这种距离,应唐万里的功力,必然一击致命,他立即左手使用本门功夫,击向唐万里。

  唐万里本可瞬间出手,但是待幕龙反应过来,让他先出手时,自己右手开始击出,目标不是其他致命要害,而是要与幕龙的左掌相怼。

  孩童的小手与成人的大手合在了一起,唐万里察觉不对,四分掌劲又撤去三分,自己三分力和幕龙的力量一下回到自己身上,一时难受,退了好几步,行至门处,用门槛站稳身形,左手捂着胸口。

  而幕龙更惨,整个身体飞了出去,撞在墙壁上,摔落在地上,然后爬起身来,嘴角溢出鲜血,但没有什么大碍,双目有神,没看自己,先是看向门口的唐万里。
  幕龙却是一时瞪大眼睛,不觉疼痛,甚至还有些兴奋,他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,居然接下武林第二的唐万里一掌,还能把他震退些许,这难道不该高兴吗?一下子喜悦之情现在了脸上,从着唐万里露出了微笑。

  笑什么!你是在笑我?妈的!果然是萧凡剑的种,有他的爹几分样子,在笑我的丑陋?笑我被你抢走唐千花?还是在笑我最后也是得不到千花的失败者?
  看见幕龙的笑,莫名的火气冲昏了唐万里的脑袋,他走了上去,双目怒视。
  幕龙见状笑容立马消失,换上来的是极其的紧张「舅父,听我解……」
  「你们两兄弟,一个拿我女儿的东西手泄,一个在我山庄里扮女人!」唐万里怒吼了一声,朝着还在地上的幕龙提出了一脚,因为没用功力,当心不了伤及生命,所以自然用上了劲,用以发泄自己对他爹的不满。

  幕龙听到慕虎手泄时一声蒙了,还没反应过来,腹部传来一阵痛击,阻绝他的呼吸与声音,气绝难受。

  唐万里蹲下,在幕龙没喘上几口气,抓起那头黑发,把他身体提了上来「唐千花嫁到你们家,你们父子个三人还他妈保护不了!」失亲之痛又一次加大了他的愤怒。

  「啪!」幕龙脸颊被狠狠地扇一耳光,双耳顿然发鸣,因为力量过大,身体又向左边,撞翻桌椅。

  这个感觉,就如同自己亲手虐待萧凡剑,一切的不满,一切的愤恨,都在这时候集中在了唐万里对幕龙的施虐上。他又是跟了上去,还没乘幕龙回复过来,紧跟一踢,这一脚可要了幕龙的命根,虽然没用上功力,但一个成年男子的力道,用在一个小孩儿的阴囊上,这怎么可能经得住,并且力量正中门裆,把幕龙整个身子都踢出去的几丈之远。

  「啊~ 」幕龙凄哀地惨叫了一声,内心的害怕升到了顶点,缓缓地爬起,生恐地看着正在兴头的唐万里,年幼的身子骨向后缓缓挪动。

  唐万里兴头正盛,像魔鬼一般又向幕龙靠去,只见幕龙一边口齿不清一直低喃着好似对不起的声音,一边蠕动着自己身体向后退。他继续向幕龙走去,这样的幕龙,简直就是萧凡剑在向他求饶一样,甚是满足,唐万里步步靠近,幕龙挪挪后退。

  突然,唐万里足下察觉有点湿粘,他顺着幕龙身体移动的轨迹,幕龙挪动的臀部擦出一条水渍,他失禁了。唐万里定睛看向这黄污水,里面还渗着一些鲜红的血迹,看来刚才那脚确实用力过猛了。

  「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」幕龙脑袋被恐惧占满,身体终于挺不住了,一下脑袋全空,倒了下去。

  就这样,幕龙昏迷了几个时辰,他又做梦了,还是噩梦,但这次噩梦的对象却是自己的舅父唐万里,唐万里在梦里变成了野兽,恶魔,像个疯子一样追咬着他!不分青红皂白,把母亲的仇全部推到了他们父子三人身上。

  「娘……救我……」一下,说出精神寄托后,幕龙的眼睛睁开了。

  「幕龙,你醒了?」熟悉的声音响起,这声音又唤起内心的恐惧。

  「!」一眼看去,唐万里就坐在他的床旁,一个缩身缩到了床脚「对……对不起」口中模糊低喃着。

  「别怕!」唐万里,右手向下放了放,示意现在没事了「艳娘跟我说了,说给你讲了些魔教肉女的事,她难道像你提出装成肉女混入魔教」唐万里左手招了下。

  这时艳娘走了上去,拜了一下幕龙,点头示意已告知唐万里详情。

  幕龙见有艳娘一起,心情顿时平复了些,双眼迷离地向唐万里点了点头「哈哈,傻孩子,说清楚不就好了」唐万里没任何悔意地大笑了一下「要怪就怪幕虎那小畜生,用我女儿的东西手淫,把气出在了你身上,我练得又是七煞功,脾气自己也不好控制……,那小畜生,我要教训一下。」唐万里自身没沾责任,全推到了幕虎身上。

  「别!」幕龙声音又高调了一声,这还得了,依幕虎的性格,绝对会被打得半死「舅父……幕龙小小年纪不懂事,看在我的情况上,求你饶过他这一次吧」话里的意思,我都被你打成这样了,饶了我的弟弟吧。

  唐万里当然听出话里有话,但眼睛中又升邪意「嗯……好吧,只是我不想你们忘了自己的仇,这件事我就当这样过去了,幕虎我只是会严厉些,不会动粗,而你幕龙,是不是真想男扮女装进入魔教替母报仇」唐万里双眼变得严肃认真,看着幕龙,压着幕龙。

  幕龙跟唐万里双目对望,心升恐惧,侧过脸庞「嗯~ 」应身点头。

  「好~ 」唐万里站了起来「那就让艳娘叫你些技巧~ 但是你要记住」唐万里眼睛别向幕龙,双目有着明显的杀气「你母亲的仇就是我的仇,不共戴天!我不是你们的慈父,若果你也像你弟弟一样懒懒散散,那你的惩罚,我都会在你弟弟身上连本带利都讨回来!我希望两个互相能够勉励」

  「!!」压力,这番话幕龙感觉自己的弟弟成了人质一般,顿时铺盖上又侵出水渍,在白白的棉被缓缓扩散,幕龙他,又失禁了。

  夜晚,艳娘没在教舞,因为幕龙被殴打的伤势过重,她拿上了上好的金疮药正在给幕龙涂抹……

  「兮……」艳娘的动作很柔,但身上的大块淤青也是经不住,幕龙吸了口冷气,但没叫出声,内心还是多坚强的。

  「傻孩子……」平常以笑容待人的艳娘,看着自己徒儿身上的伤痕,不免愁容起来,摇头痛惜「你这个舅舅可不是好人,你这么一答应,就沦为他的工具了」
  幕龙好似明白,但毫不在意「我知道舅父一直都很疼我娘,对我爹和我们两没有一次好眼色,母亲自尽,舅父肯定把一半责任推到我们父子身上,我们两兄弟能在这里住下,都觉不可思议。」唐万里对唐千花那非比寻常的爱,和对萧凡剑那莫名其妙的恨,幕龙早已察觉「他在利用我,我也同样在利用他,反正我们共同拥有的是对魔教的仇。」这点说的在理,但并不是真相。

  「哎~ 」艳娘叹了一口,这样的心机和仇恨,在这样的年龄实在是太可怜了「这个山庄的女主人死后,唐大侠就变得越来越有问题,逛窑子成了常兴,这倒没什么,关键只要不满意或不高兴,轻则打得鼻青脸肿,重则就伤残在床」艳娘微微露出胸口伤痕给幕龙看了一眼。

  幕龙眼睛瞪开,没想到艳娘这样的天资绝色,唐万里居然都不玲香惜玉,那自己见识到唐万里的真面目,简直就是如履薄冰,一想以后万一犯什么,这顿毒打的恐惧又浮了上来,浑身微微颤抖。

  艳娘见着幕龙铺盖上又现出水渍「怎么……你那里的伤重吗」

  幕龙一见,也不小的岁数,又尿床,脸上红晕双霞,不由得低下头。唐万里那脚厉害,把幕龙下面踢出了问题,肿大不说,还完全憋不住尿,心里有点害怕就会流。虽然这件事艳娘已经看过受伤阴部,也上过药,但让一个男孩子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在床上尿床着时让人害羞。

  次日,为了幕龙能够安心女装,唐万里遣走了大部分的家丁,只留下些聋哑的家丁,就连唐玉也找了个理由安排出去,让幕龙能够不顾他人的眼光安心修炼,学会如何做一个女人。

  千锤百媚也确实厉害,身高倒是不变,几月下来体型却缩了一圈,宽宽的肩膀变得窄小,几处仅有的肉肌消逝,本是一位好男儿硬骨头,却生出了鲜艳的眉骨,锁骨,盆骨尤为鲜艳精致,臀腰之间练出优美曲线,柔和地与长白的美腿连在了一起,型如细柳溪泉,婀娜多姿。

  时隔多月,唐万里多与幕虎接触教授,不大注意幕龙这面,幕龙因为耻于自己女人的变化,经常与幕虎避而不见,两人相隔咫尺,却是远在天边,幕虎被唐万里督促的严厉,处处受限,说是练好武功才行。而幕龙,对好好男儿要去做女儿身抱有芥蒂,产生了自卑,羞愧于见幕虎,另外个原因他挺怕见着唐万里的,这段时间艳娘走了,对幕龙留下句「多多保重,小心唐万里。」

  一日夜晚,幕龙的房间空荡荡的,点了几盏灯笼,使房间明亮些许,稍微有了丝安全感。幕龙穿了一天秀白的睡杉和睡裤,因为是男性衣着,显得宽大些许,有点松垮,这几日唐万里倒送来名贵的锦绣女装,但心里还是放不下自己男儿身份,一直没多大理会,「到时候再穿也不迟」的想法让他一直搁浅这些华丽的漂亮衣裳。

  他的一双四五寸的小巧秀足泡在药盆中,这双小脚浸泡药水几月,已从以前男儿大小变成这般精致,走路不宜把握平衡,不能过快行走,所以基本幕龙就没怎么跑过了,总是小步行姿,十分幽雅。

  「咯吱~ 」一丝夏风吹进房内,窗户被吹开了不少,幕龙白皙的脸颊侧了过来,那俏瞳轻瞥注意到,而后双足慢慢抬出浊水,踏入木屐,紧了紧身上有些松垮的睡衫,右手熟练地把那银河瀑布般的秀发撩向背后,迈着细步,犹如闺房佳人般慢慢走向窗边。

  「喵!!」刚合上窗,一只黑猫跳了出来,大叫了一声。

  这一惊一乍可把幕龙吓着了,捂着小嘴,急促退了几步,本来没什么,但是幕龙那凝脂一般的脸颊上显出红润,变得滚烫,是因为胆小而羞愧?

  然而不是,只见幕龙下体裆部布料开始湿润,慢慢扩散,明显已是失禁,堂堂男儿,舞勺之年,却还像出生小孩般控制不了自己阳窍,泄出污渍,这才是让幕龙感到羞愧的事情。

  但实在没法,唐万里那脚太狠,造成了阴伤,自己已然控制不了自己的尿意,只要收到惊吓或害怕,简直就是水门大开,倾洪而出,关也关不住,为此自己常常还要洗自己的裤子,怕别人知道笑话。随后幕龙顺便用奶液净了自己身体,换了一套衣裤,准备睡前练一小会功。

  「砰砰……」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  「谁?」黄莺般的清脆声问了句。

  「我,唐万里」门外传来雄厚的声音。

  「!」幕龙的心提了起来,但经过时间的冲洗,还有这些月的照顾,已经对唐万里的恐惧降了不少,壮了壮胆子,行进门处,打开了屋门。

  他不敢抬头直视,一开始习惯性地用女态地屈膝礼准备问候,膝盖微屈之后,觉得不妥,进而双手抱拳拜侯「舅父,晚好」

  「嗯~ 」唐万里没说什么,踏步进门,幕龙习惯性地把门关上。

  唐万里在屋内找了个位置坐下「慕虎这几月进步很大,功力已有些小成」他威严的脸上显出笑容,这让幕龙的心放下了许多。

  「这样,我要看看你近几月成效如何」唐万里终于不在掩饰自己的目的,跨步撑开马褂,为其留出位置「来,让舅父观摩下你」

  幕龙迟疑了数秒,又看向唐万里期待的眼神,想回避又回避不了,小心翼翼地走了上来,站到唐万里面前。

  此时,唐万里已经色欲兴起,看看面前这个小美人,脸若杏仁,肤若荔枝,唇若樱桃,眼若丹凤,身高与男儿时并未变换,但体型已然娇小轻盈,男装衣物像是披在身上一般,随时可能滑落的感觉。

  「坐这里,让老夫看个仔细」唐万里拍了拍大腿说道,示意他坐下。

  幕龙没法,扭了一下蛮腰,侧着身子坐上那比他腰还粗的大腿,小家碧玉般低着头,双手放于膝盖上。

  房内进来时已有香气,幕龙坐在腿上那股幽香仙气更是味美,让人飘飘欲仙,唐万里闭目吸了口,然后张嘴说道「我给你的药都用了吗」

  幕龙扬起脑袋,眼睛水灵,十分乖巧地点点头,唐万里送来的都是美颜美肤的药,幕龙倒用得勤,才得如此水嫩。除此之外药物还把幕龙声带弄得委婉动听,喉结几乎消失,还长了胸……

  唐万里刻意地把幕龙的软身子往自己这挪了一挪,使则靠上自己胸膛,右手环上那细柳蛮腰,左手抚上那离地的双腿,摸得细腻,挑逗。

  幕龙顿觉不对,立马准备起身,只见唐万里揩油的左手忽起,迅速点了幕龙几个穴道,让其只能呆呆地保持样子坐在唐万里腿上。

  「舅父,你,你,干什么!!」没有点哑穴,盈盈小口还是能发出声音。
  「幕龙啊,既然要当女人,就首先学会接受男人,想啊,如果进了魔教,那些好色之徒对你毛手毛脚的,你如果沉不住气,那不就暴露了,所以舅父来帮你一下」唐万里语气中透着淫笑,眼瞳中透着猥琐,一代大侠成为了流氓头子。
  说后,环腰的右手,扯下幕龙右肩的布衣,裸露出半身,肤色雪嫩,还透着丝丝红润,更为美白,精致的锁骨下一朵粉蕊绽放在眼前,周围微微隆起的肉丘,托起了那亮纷纷的红翘。唐万里的手粗糙,摸在幕龙光滑的身子,真是爱不释手,一晃眼,从香肩抚摸滑向那隆起的肉丘,虽然不大,但已有手感,捏一捏,按一按,揉一揉「舅父!我是你侄子,我是男的啊」幕龙还算理智,没有被花言巧语所骗,但自己被点了穴,只能是热锅上的蚂蚁,只有满脸羞涩的嚷着「不要~ 别……」。

  唐万里现在根本没把幕龙的话当话,反而是自己兴致的调味剂,听到后更加兴奋,于是脑袋贴上幕龙的俏脸,蹭着那暖嫩的脸颊。

  天啊,这是什么情况,见唐万里本性露出,幕龙感到害怕,他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根本只知道这样有什么严重的后果,只能从书上对这种违禁的龙阳之癖略知一二,只晓得字,哪知道意?一下,对未知的恐惧悠然而生,他会干什么,自己会被打吗?

  真是糟糕,下面又对害怕产生了反应,又是失禁,虽然连续两次,量会少点,但还是一滩水渍打湿裤子,让唐万里顿时发觉,脸露笑意。

  一下子,羞愧之情写满幕龙脸上,盖过了害怕,泪腺不自觉地溢了出来,在眼角处缓缓流下,划出泪痕,让人见着好生怜爱。

  「哟哟……宝贝龙儿,怎么哭了」唐万里幸灾乐祸,心里那个美,已经把幕龙当成青楼女子来哄了。

  「~ 哼~ 」泪花不自觉流下,屈辱太甚,幕龙已不认自己舅舅,这像个畜生。

  「幕龙,实在不好意思,你实在太漂亮了,那这样我让你爽一爽结束如何」唐万里觉得该把握尺寸,不能太急。

  「……」幕龙还是据不在张嘴,抽泣着脸,他也不知道唐万里那爽一爽的意思。

  唐万里并没给幕龙解穴,反倒把那污渍的裤子脱了,抱着木偶般的幕龙行到床上,平躺放好。

  下半身脱光,光溜着美白的身子,只见幕龙阴茎更为短小,阳头都还没出窍,小萝卜头般可爱。唐万里蹲了下来,弯下身子,右手两根手指黏起那未勃起的龙阳,滑下包皮,粉鲜的龟头立了出来,唐万里毫不客气的张嘴含住。

  幕龙被定穴,完全不知下面发生什么事,只觉自己阳具好似被什么又湿又滑的东西舔着,这感觉从未有过的舒服,幕龙不像慕虎,纯的可以,还没自慰过,因为包皮的缘故,阳窍都没露过几次,意外敏感,第一次被人口,不管男女,就来了感觉,几下过后脑袋一片空白,犹如登仙一般,释放出自己的精水,一下整个尘世好像了无牵挂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